《国外开放课程建设项目的定位分析》2013年第4期(总第118期)

《国外开放课程建设项目的定位分析》2013年第4期(总第118期)

 

国外开放课程建设项目的定位分析

教育技术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 汪 琼

 

提到国外开放课程,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2001MIT启动的开放课程(OCW)项目。虽然这不是最早将大学课程教学资源公开的项目,因为早在1997年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就搭建了“World Lecture Hall”,按照学科门类,聚合了来自全球自愿提供的近2000多门课程网址,但是MIT OCW项目却因其全校性的整体行为、所有课程都公开的承诺震惊了世界,并成为开放课程资源项目的事实性标准,引发了全球众多大学效仿。

MIT OCW只是各校实施开放课程项目的一种定位,即“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们学生学的是什么内容,难度、深度、广度达到什么程度”。该项目提供了每门课程每堂课的阅读材料、作业、考试复习提纲等,部分课程还提供了课程视频。

耶鲁大学开放课程项目定位则是“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们的优秀教师是怎么上课的”。该校每年挑选68门课程,精工细作,从教师的教学风采照片到课堂教学的音视频及解说词,都可以用“精致”来形容。这种选拔亮相最好课程的定位,也是国内不少高校进行开放课程建设的想法,所以国内高校网站上可以看到的开放课程大多是各级精品课程。也就是说,即使有年轻老师有意愿公开课程资源,也未必会得到学校的允诺。

日本高校所进行的开放课程项目受MIT OCW影响很大。他们也是MIT发起的开放教育联盟的成员,网站形式和风格都参考了MIT OCW网站。在与日本同行的访谈中我们了解到,除了东京大学、东京科技大学开放课程项目动作力度较大外,大多数日本大学都将开放课程项目定位为“同行交流”。也就是说,只要有老师愿意,只要他是这所大学的实际授课老师,他的课程就可以加入这个大学的开放课程网站,而不考虑他是否只是讲师。因为日本大学有这么一个信念:既然雇佣了这位老师在我们学校的课堂教书,他的课程就是合格的大学课程。

有些课程确实存在公开的风险。比如医学课程,有些观众可能不会正确处理这类知识,自我诊断时疑神疑鬼,惹来副作用。所以,日本的一些大学,如京都大学,将全校性的开放课程项目定位为至少向全球“公开我们所有的培养方案”,让大家知道我们培养的学生能够从京都大学学到什么,学会什么。一些课程的第一堂课录像也会放在网上,因为教师往往会在第一堂课详细介绍课程的定位和要求。

现在,已经有不少大学开始将开放课程项目作为本校“保留教学资源,实现教学传承”的手段了。例如,京都大学组织拍摄退休教师的最后一学期课程,并放到网上。这些老教授的教学录像体现了其数十年的积累,是学校的巨大财富。

除了MIT OCW对世界开放课程运动有很大的影响外,哈佛大学以两门大片级别的课程“正义”和“幸福心理学”开创了开放教育资源的另一种形式。虽然是商业化机构的包装而非哈佛大学自身的设计,但这种让“全世界的人来听我们老师上的大众都能听明白的课”的定位也启发了中国的精品课程建设,催生了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建设项目。

最近两年,以斯坦福大学“人工智能”课程为代表的MOOCs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)课程开始引发世人瞩目。来自世界各地的30多万人同上一门课,这是多么壮观的景象!这种以“研究如何在网上同时教数万人”定位的开放教育项目,从建立网上学习平台入手,运用机器学习、人工智能和Web2.0技术,结合了网上有效教学的经验。比如,视频讲解一个话题最好不要超过10分钟;要经常弹出题目,有互动;通过论坛投票,将大家都关心的话题置顶;通过全球各地同学的互相帮助,实现5分钟提问就能得到解答,等等。创造了一个可以媲美课堂教学的网上学习环境。

20121月,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两位教授得到风险投资,创业成立了Coursera公司,开始为全球高校提供MOOCs平台,目前已有33所大学的210门课程准备在Coursera上线。另外,20125月哈佛大学和MIT各出300万美金成立了EDx非赢利机构,也是提供MOOCs课程及平台服务,7月份加州伯克利大学加入EDx9月德克萨斯大学系统加入EDx,从而形成了两大MOOCs阵营。这也标志着“开放教育资源”运动发展到了“开放教育”的新阶段。

其实早在2003年,与MIT一样获得威廉姆和佛洛拉基金会(William and Flora Hewlett Foundation)支持的英国开放大学和美国卡耐基·梅隆大学的开放课程项目就已经认识到,需要“研究对网上开放资源有效利用的学习环境”。英国开放大学知识管理研究所将其研究的网上学习工具,如视频会议系统、知识图工具等作为学习环境的有机模块提供,并分别建立了学习空间(Learn Space)和实验空间(Lab Space)。卡耐基·梅隆大学将项目命名为“开放学习项目”,突出强调其中的课程都是基于学习科学研究成果、经受过课堂教学检验的,既可以用于辅助课堂教学,也可以让网上的独立学习者在没有教师的情况下学习。

这些开放教育的先行者们都已经发现:网上教学平台将学生学习过程的数据记录下来,可以让教师更好地了解学生是怎么学习的,从而能够设计出更有针对性的教学活动。对网上教学活动的研究发现,这同样适用于面授课堂,对于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大有裨益。

除了上述这种以大学为主体的开放教育项目之外,这些年也涌现出不少草根发起的开放教育项目。比如,Wikiversity就是大家一起用wiki工具编教材;P2PU是采用社交软件,通过教别人自己擅长的、学别人擅长的而建立起的学习社区。

目前,无论是开放教育资源项目还是开放教育项目,在资源获取方面都是免费的。开放教育项目希望通过提供课程结业证书的含金量来获利,以便能够可持续发展。苹果提供的iTunes U项目,可以在iTunes商店中以薄利多销的方式出售所制作的开放教育资源。大多数大学是将iTunes U作为大学在网上的形象来经营的,提供了不限于课堂教学的音像材料,如大学的开学典礼、毕业典礼等重大活动,以及精彩的校际比赛、演出、讲座等。对于美国高校来说,这是招生宣传的好战场。

总之,全球高等院校的开放教育运动方兴未艾,大多数开放教育资源都是英文的。我国在“十二五”期间大力推动精品视频公开课建设和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,将使中文开放课程的比例大幅提升,从而造福超过全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华人社会。这是值得期待和骄傲的事情,也值得国内每所高校为之贡献。

 

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通讯2013年第3期(总第118期).doc